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曙光,旭日,蓝天,金九银十名不虚传。

北京,晴,最高气温28度,最低气温16度,预报指数19,空气质量优异。

苏联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也走了,享年九十一周岁。

苏联无疑是对我国影响最大的国度,1949年一边倒国策,苏联成为我们的老大哥。我们的一切无论上层建筑还是城市里的实体建筑,都是在模仿苏联。

1962年因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以及苏联对中东铁路和旅顺港提出驻兵请求,中苏关系破裂。1969年,在乌苏里江主航线珍宝岛上中苏发生武装冲突。随即苏联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苏共党魁勃列日涅夫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

中美双方审时度势,跨过长达22年的敌对历史,重新握手。尼克松访华,田中角荣访华,中国逐渐与西方各国修好,为1978年以后的改革开放打下基础。

1989年苏联解体,镰刀斧头加五星的苏联国旗从克林姆林宫顶上黯然落下。

苏联解体后,通过改革开放获得社会进步的中国对前苏联众说纷纭,最主流的观点认为苏联解体导致俄罗斯倒退100年。国力衰退,民不聊生。

为了一探究竟,我们一行六人以自由行的方式,横跨欧亚大陆,飞跃西伯利亚平原和高加索山脉,来到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

我们住在距离红场两站地的奥林匹克皇冠假日酒店,酒店对面就是奥林匹克公园。这是前苏联1980年为举办莫斯科奥运会而修建的。恰好那一届奥运会,中国与美国及西方国家同步,为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抵制了莫斯科奥运会。

公园里有一条美食街,各种俄罗斯餐饮目不暇给。我们随机走进了一家餐馆,店员迅速为我们找出英文菜单。按照我们对俄罗斯菜品的粗浅了解,每人点了一份红菜汤,加上罐焖牛肉,烤鱼,烤奶油杂拌儿,蔬菜沙拉,啤酒和格瓦斯。面包是店家配送的,有白面包和大麦粉做的黑面包。一顿下来,一共才180元人民币,平均每人30元。如果要是在北京的莫斯科餐厅,估计三倍的价格也吃不下来!

为我们忙前忙后端茶倒水的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姑娘,不仅身材窈窕而且美丽动人。为了表达对她的感谢,我们希望与她合影留念。被她婉拒,她用英文单词蹦出来一句话,大意是只为客人服务不陪客人照相。脸上依旧洋溢着亲善的笑容,嘴里却吐出强硬的理念。

莫斯科奥林匹克公园里有一排画像,纪念着从古到今俄罗斯的文学家科学家和艺术家,托尔斯泰、柴可夫斯基、巴甫洛夫、肖洛霍夫、乌兰诺娃、索尔仁尼琴等大师悉数亮相。唯一上榜的政治家既不是列宁也不是斯大林而是赫鲁晓夫。我们问导游个中的道理,拥有莫斯科大学博士学位的导游告诉我们,因为赫鲁晓夫建造了大批国民住宅分给普通市民,并允许集体农庄的农民开垦自留地,私人养殖牛羊猪,可以向城市出售他们自己的农副产品。所以人民纪念他,爱戴他。

我们司机的姓名里有伊里奇三个字,他也让我们称呼他伊里奇。我问他是否和符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同志是亲戚,他瞪着我反问:谁要和他是亲戚?

在圣彼得堡,我们奢侈了一把。与我同龄的朋友们肯定记得电影《列宁在1918》,开场就是冬宫剧院里正在上演《天鹅湖》。我们每人买了100美元一张的门票,前往冬宫剧院观看国立圣彼得堡芭蕾舞剧团演出的《天鹅湖》。

冬宫剧院被修缮一新,看台呈圆形,最大限度地容纳观众从左前右三个方向看到舞台。我们被安排在舞台的正前方,与其他观众的固定座椅不同,我们的座椅是包着红丝绸的,椅子上烫着金边。

那天晚上国立圣彼得堡芭蕾舞剧团上演的是全套剧本的《天鹅湖》,乐队全剧伴奏。每到一幕结束,座无虚席的观众席上就爆发出暴风骤雨般的掌声。我们本来也想高呼“wula”来着,可是看到左邻右舍都只是拍手,我们也就忍住了。

故事发生在演出结束后,我们在剧场外等候座驾来接我们。忽然看到换了装但没卸妆的扮演《天鹅湖》王子角色的男演员,他背着自己的行囊在那里抽烟。我们立刻走上去打招呼,祝贺他演出成功!并希望与他合影留念。当他知道我们来自遥远北京的时候,主动伸出双手与我们热烈握手,并英语不断地说Thank you!合影时他主动把手搭在我们的肩上。

俄罗斯是富庶的,俄罗斯人是善良的,热情好客的,这与我们在那之后走过的赫尔辛基、斯德哥尔摩和奥斯陆并无二致。

前苏联的解体,近乎社会革命般的“休克疗法”,也许曾经给俄罗斯及其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带来过一段时期的阵痛。然而我们亲眼所见的俄罗斯,却是文明的富饶的,并没有倒退100年的愚昧与落后。

个人反对社会革命,反对暴力,那样会带来流血和动荡。个人支持改革开放,这样带来的是稳健成熟的进步。

然而个人坚持以为,苏联解体,给俄罗斯和其他加盟共和国带来的是重生的机遇。由此看来,米哈维奇·戈尔巴乔夫总统功不可没。

1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