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日出给灰蒙蒙的天空染上了几许红色。

北京,霾,最高气温30度,最低气温15度,预报指数156,空气质量中度污染。

虽然偶尔有雾霾天气,但北京的秋天依旧是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既有今年的收成,也有来年的希冀。

马光远先生是闻名遐迩的年轻经济学家,对于国内国际经济形势,有着独到的观察和思考。他很喜欢李光曦的《祝酒歌》,喜欢那个充满理想的年代。不过据我所知,他应该是一名七零后,那时他不过还是只有几岁的孩童。当时我们已经在读高二了,往事历历在目。

那年十月,整个市面、社会都神秘兮兮,每个人好像都揣着秘密,彼此凝视着的眼神里充满了地下工作者随时准备接头对暗号的神态,“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后来酒就脱销了,再后来其实北方人不那么在意的大闸蟹也开始脱销了。还都买三公一母,寓意深刻且明显。然后就什么都公开了,上大街游行庆祝,一个新的秩序新的社会新的时代,在秋天里应运而生。

关于秋天的美丽传说虽然很多,甚至信息相左互为矛盾,但有一项是靠谱的,那就是与大洋彼岸关系的改善,与日韩关系的改善,十一月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德法两国领导人会来访。

某报退休总编非常敏锐,立刻在自己的视频节目里说:北方邻居在西边特别军事行动中败北是大概率事件,他甚至敢说大帝因此被迫下台也是大概率事件。可退休总编由于是学俄语出身,此前一直都是与北方邻居同仇敌忾来着。

倒霉的似乎是那几位大学里的教书匠,信息闭塞?至今还在自己的视频节目里一派陈词滥调,什么对抗啊干预啊公投啊等等蠢到家了!

倒是那位被夹过头的公民市民居民,转向之快和退休总编有一拼,他不再居高临下装腔作势地分析国内国际局势,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了。他居然坦承自己记忆力下降,播音主持时总得看提示,否则记不住自己的解说词。他干脆说自己得了阿兹海默症,真滴是他自己在视频节目中说的。他顽强阻击了这么多年,突然去向不明,这里边套路很深啊!

我倒不是赞美和鼓励墙头草两边倒和看风使舵之辈,但既然要做新闻,总得能够看出端倪吧?

还是每天收看《新闻联播》吧,国家大事的晴雨表,仔细看,您就都看明白了。

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