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有一点不那么明朗的早晨,雾霭遮住了诗和远方。

北京,多云,最高气温32度,最低气温18度,预报指数87,空气质量良好?

今天是传统仲秋佳节,祝所有父老乡亲兄弟姐妹节日快乐,身体安康!

今天还是教师节,感恩所有老师对在下的培养。教师是阶梯,教师是桥梁,教师是渡船,教师是把丑小鸭培育成能够展翅高飞雏鹰的人。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是对教师既客观又美好还有一点残酷的赞誉。

本人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父母都是教书匠。他们来自边缘地区的草根家庭,因为脑子好使?父亲学和教流体力学,母亲学和教量子力学。可惜他们的DNA一点儿也没有传给我,所以我对什么力学都一概不懂,且不感兴趣。这让父母大失所望,毕竟在那个年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才是主流价值观。

我的语文和外语成绩还凑合,可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还不是一般的凑合。于是高中毕业时,正直教师青黄不接之际,本人还被留校任教了!想不到吧,一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高中毕业生”,要去教七十年代后期的初中生。那时高考已经恢复,中学的一切都重归正轨。

在下1967年进入小学,1977年走出高中,其间一年在江苏常州避难,两年在山西临汾放羊,高中期间还不断去工厂农村被锻炼意志和改造思想,所以用什么真才实学来教给自己的学生呢?误人子弟啊!至此教师节,再次向那些曾经坐在我的教室里,聆听过我瞎嘚吧的同学们,献上最深切的歉意。

后来就匆匆考进大学,结束了斩不断理还乱的教师生涯。

曾经在《北京你早》里讲述过,从小同住一楼隔壁单元的小M,品学兼优,数理化达到全年级650人的顶尖。小M不仅学业好,而且动手能力强。小小年纪就热爱无线电,自己动手攒收音机,装电话。后来小M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一直攻读物理,对,就是家母为之操劳了一生的那个专业。从国内名校本科一直读到北美名校博士。然后留在了北美,在一家银行工作。一家四口,住在森林中的大house里,幸福美满。

小M的爸爸做过大学的校长,在任期间,接待过当时的总/书/记视察大学。然后提议把9月10日定为教师节,这就是教师节的来历。不知是否可以这样讲?没有小M的爸爸,就没有教师节。也许我们应该感恩小M的爸爸,还有那位总/书/记,让我们有了一个表达感恩之心的法定节日。

和小M虽然是发小,读同一间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十八年不曾有须臾的分离。可是小M与我的很多观念却是背道而驰,小M是彻底的建/制/派,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世上唯有D的光辉和巍巍大中华。不能说半句不好,尤其是对灯塔国,稍有赞叹,即刻就会被小M驳回:你懂个屁!是啊,人家小M就生活在灯塔里,咱说什么都不是亲身经历,都是信口开河。

我则喜爱质疑,崇尚啄木鸟精神,追求客观理性和实事求是,愿意反省和反思,批评和自我批评。

所以每天的《北京你早》,小M都会出来怼上几句,使得《北京你早》的发布环境,喧喧嚷嚷吵吵闹闹快快乐乐。

近几个月,小M悄然无声了,我很担心,听不到不同的声音,让一个崇尚皿煮的作者坐立不安。

值此中秋佳节,再次祝愿所有朋友节日快乐,只要您过仲秋,无论您是左是中还是右,也无论您在哪里?

0 次查看0 則留言

Коментар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