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已更新:2022年8月5日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拉开窗帘,灰浊的一片。可是苹果手机真有意思,就是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让你拍不出晨雾弥漫的赶脚。

北京,雾,最高气温35度,最低气温26度,预报指数87,空气质量良好?

昨夜今晨松山和君悦被刷屏,国人的激动,远超唐山郑州和徐州。

2010年农历大年初一,从首都T3搭国航班机,跨越海峡,直飞台北。历时两个半小时,比北京飞广州昆明乌鲁木齐拉萨哈尔滨还要近很多。

同机的还有王力宏和苏有朋,两位参加了前晚的央视春晚,大年初一一大早飞回台北过年。

落地的机场叫桃源国际机场,据说台北有两座空港,早先只有一座,叫松山机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台湾经济起飞,跻身亚洲四小龙,国际交往日益频繁,于是又在台北郊区的桃源县,修建了新的国际空港桃源机场。然后松山负责岛内线路,只飞高雄台东澎湖和金门,桃源则是国际机场,飞往全世界。

出发前做功课,不少先行者介绍,桃园国际机场有一面与航站楼三层一样大的旗帜,也许会刺激到你。那时的手机还不可以照相,于是我拿着单反对着窗外,试图拍下那面顶天立地的旗帜。结果直到飞机挺稳,也没看到那面旗帜。非常遗憾,因为那面旗帜从小就在大陆的电影和图片出现,总是扮演象征失败的角色。因此就想目睹一下和平时代旗帜的芳容。同行的一位朋友拍到了,他给我看相机里的那面旗帜,哪儿来的顶天立地?分明很小嘛!他说三层楼不过十几米,当然不会显得很高大。

我们下榻在华国大酒店,好像属于中山区,沿线就是中山北路,可以走到圆山大饭店。附近有一个宪兵司令部,很多陆客都跑到那里照相。穿得花狸狐哨的士兵纹丝不动,不曾有人过来驱赶,说什么诸如军事禁区请勿拍照的警告。

酒店不远处有一条街叫农安街,楼宇矮矮的旧旧的,给人一种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感觉,一幅破败的景致,符合我们受单边教育时对台北的想象。比起拆旧房造大楼日新月异的北京,农安街似乎是一条被时代抛弃了的所在。

街上有很多小吃店,我就利用自由活动的时间,抛弃了华国大酒店丰盛的早餐,溜到农安街上去吃小吃。

豆浆是咸的,上面还撒着葱花,油条是切成小块儿的,泡着豆浆吃,啧啧啧,倍儿鲜的感觉。还有米浆,浓厚甘醇,成了我的最爱。米浆配锅贴或者馅饼,堪称一绝。馅儿就是猪肉白菜和韭菜鸡蛋的,与北京木有区别。

在华国大酒店住了三晚四天,老去农安街就和早餐店的老板熟了,他们从台南“上来讨生活”,锅贴和馅饼还是到了台北向“外省人师傅”学的。我问他们农安街为什么不翻修改造,这么破落,一点也没有亚洲四小龙的风采。老板说“日据时代”,农安街就很繁华了,但这条街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座房屋都是私有的。一百家居民,有九十九家同意改造,有一家反对,街道就不允许拆的!这条街上的老住户多,都不愿意改造旧城,于是就保留下来了。

接着老板还笑了,这和“你们那边”稍微有一点不一样,“你们那边”土地都是公家的,说拆么就拆,不一样的。

与中山区相反,台北的东部信义区一带,就是后来开发的,台北的骄傲101大楼就在这一带。从101鸟瞰全市,所有的建筑都像小火柴盒一般大小。其中就有一座建筑颇为显眼,台北君悦酒店。当时据说是台北最为豪华的酒店之一,准六星级。我问导游,我们交的旅费是不是住不起台北君悦?导游微笑着说:那倒不是,只是春节期间陆客太多,安排不下了。下次您早一点打招呼,我来给您安排。你看看人家台北人多会讲话!

从101出来,在君悦酒店前摄影留念,就徒步走到了台北市政府,春节期间居然门都开着而且没人管,随便进!里边什么财务局道路局市政局税务局应有尽有,那楼房和内地市府的大楼没法比,陈旧不堪。唉,真是应了那句话,他们一天天没落了……。我问导游,堂堂市府大楼怎么谁都可以随便进?他很奇怪地看着我:这是用市民税金盖起来的,我们才是主人哎!

在台湾环岛转了一圈,八夜九天,初八时我们还在玩,台湾初五初六就全上班了。初二初三,稻田里就有农民伯伯干活儿的身影。

从桃源国际机场离开台北时,使劲儿盯着窗外,还想看到那面旗帜。因为来时恰好坐在方向相反的位子上,所以没有看到。终于那面旗帜出现了,的确要比我想象得小了许多,没有旅行攻略上写的那番气派。但依然让我有少许震撼,毕竟直到父母那辈还曾是它的子民。我们经历了历史的变迁,然而在海峡对岸,历史仿佛凝固在了那里。

回到北京家中,1931年出生,在民国时期读到高中的母亲问我:台湾怎么样?我说:台湾比大陆更中国。

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