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雾霾,久违了的灰浊。

北京,多云,最高气温32度,最低气温24度,预报指数75,空气质量良好?

今天是周末,本想多睡会儿。一大早楼底下传来女童的哭声,一浪高过一浪。这幢2000年完工的高层住宅,隔音不好是一个相当大的质量问题。听见哭声也就罢了,关键是还能听见邻居上厕所的动静,唉,干燥,用力……

女童清晨痛哭,肯定是哪儿不舒服吧?当妈的也不仔细问候,却在那里大喊:哭哭就知道哭,哭si算了!啧啧啧,大清早的怎么能出口就si呢?姆们小时候,刚一开口说饿si啦或者累si啦,家长大人们就立刻训斥:si了吗?不许胡说八道!再说楼下女童的父亲要显得比母亲略微和善智慧一点,他劝女儿:别哭了啊,再哭大灰狼来了。嘁,唉,这年头城市都修到七环进入河北了,砍掉多少森林,填埋多少湖泊,哪儿来的大灰狼呀?

甭说大灰狼了,就连很多用词用语如今也都销声匿迹了,除了这个“si”以外。记得上大学时,邻国经常有人潜入北京,打探最新流行语,比如盖了帽儿了,牌儿亮,没事儿找抽型等等。后来在邻国的书屋里,就看到有“北京最新流行语辞典”出售!

这些年也不见邻国朋友来京采风搜集最新流行语了,可是网络新语却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比如果酱/过奖,稀饭/喜欢;斑竹/版主,群猪/群主,民主/皿煮,爱国/爱锅等等。还有更厉害的,比如恐龙,形容不能依靠颜值打拼的女性网友,青蛙,意指长得不够帅气的男性网友。当然尼玛、麻痹、特么等粗口谐音,不建议朋友们随意使用。

最近爆出的网络新语有两个,一个是“润”,一个是“舅”。润在这里不当滋润或者润泽讲,它是英语run的谐音,意为跑了、离去。比如某著名力挺颂圣派经济学家撤离上海,人们就说谁谁谁润了。而“舅”则是这两周刚刚诞生的新语,意为晒穷秀苦难。与此同时,江西有富官二代炫权,于是就冒出了崭新的四字成语:非父即舅。当然也有犀利的洞察:不润则舅……

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