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低空飘荡着淡淡的晨雾,好像是人们沉睡时吐出的涟漪。

北京,晴,最高气温31度,最低气温23度,预报指数55,空气质量良好。

继续昨天的话题,在王府井百货大楼的南侧,冒出了一家名叫王府中环的大厦。不错,既然叫中环,应该是港资的商厦?与改造升级版的王府井百货大楼不同,这个本身带有豪华奢侈DNA的所在,设计装修处处彰显着王者风范。王府中环的中央,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广场,在寸土寸金的王府井腹地,这个“室内广场”居然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四周才是高端品牌的旗舰店,dunhill、DIOR、GUCCI都很夸张滴占据着两三层楼高的显赫位置。

1991年,利用出差之际,第一次去了香港中环。在一家大型购物中心,看到一个玻璃柜里,挂着一件蓝黑色的羊绒大衣,顶部四盏镭射灯从四个角度照耀着它。这件宝贝羊绒大衣标价11000元港币,当时折合人民币10000元。对于刚刚混进一家东瀛车企的低级职员来说,1万元人民币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只能用眼球观赏那件大衣而已。

我好奇地问售货小姐,香港的冬天需要穿羊绒大衣吗?她用分不清四声,唱歌般的普通话告诉我,大陆欧美澳州的商务人士都会路过这里啦,香港的东西这么便宜,他们都会买呀!

为了证实“香港的东西这么便宜”,我返回东京后,还专门跑到银座去一瞅究竟。在银座的一家百货商场里,看到衣柜里挂着同款的蓝黑色羊绒大衣,没有玻璃柜展示,没有镭射灯照耀,售价15万日元,当时折合人民币1.5万元!果然香港中环卖得便宜。

15万日元一件,奶奶个乖孩子,我主动保持距离,远眺着那件原材料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羊绒大衣,向它献上了我的憧憬和崇敬。

东京的涩谷是一处新潮的所在,年轻人都喜欢在这里约会聚集餐叙逛街。然而涩谷,偶尔也会眷顾吾等中老年朋友。还是利用出差之际,经朋友介绍,我找到了涩谷那家兜售过气断码知名品牌的服装店。这是一家贵族没落后转为草根的所在,果然在那里,我居然发现了曾经在香港中环和东京银座耀武扬威的那款羊绒大衣,售价仅为1万日元!当时折合人民币650元,如今仅值人民币500元。

店家告诉我,这里出售的都是从各大百货商场退役下来的断码货,所以只能做清仓特价大甩卖。这款大衣,因为只剩下大码的了,因而打折处理。

我心中窃喜,你小子也有今天,并且毫不犹豫地出手买下了它。

回到北京,得意忘形的情绪久久缠绕心头不能散去。于是我又去燕莎、国贸、东方新天地、西单大悦城跑了一大圈,发现所有羊绒大衣哪怕是半身的,最便宜的也要2500元一件,我为自己淘到物美价廉的实惠而几乎要头脑发热利令智昏了。

只是那件原价15万日元,我仅花了1万日元买下的羊绒大衣,至今挂在自家的衣柜里,不曾穿过。因为我找不到穿它出门的机会和场合。

这就如同无论走在香港中环亦或是王府中环亦或是东京银座,我永远都是只能看不会买一样,因为无论时光流逝多久,我都买不起亦或是舍不得买那些商厦里出售的任何一件货品。

我也许注定只属于王府井百货大楼,而不属于香港中环和东京银座?

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