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厚厚的云层,夹杂着一道橘红的曙光。

北京,晴,最高气温33度,最低气温22度,预报指数39,空气质量优异。

昨天,偶然的机缘巧合,让我重走王府井大街。如同上海人不一定要逛南京路一样,北京人也很少逛王府井。

从初生之日起,一直住在北京的西北郊。一般买东西就在家门口的北太平庄百货商场,如果要买棉猴(外衣)一类的大宗商品,才会去新街口百货商场。如果再想买床单被罩枕头套等近乎永久使用型商品,才会去西单商场。王府井,百货大楼,那只是心中崇拜的偶像,即使非常偶尔地去一趟,也只是为了去看看,见识见识,而绝不是为了买东西。

走出校门被分配到的第一份工作,就在东长安街六号,马路对面就是王府井大街。街里有家银行,当时还叫人民银行,后来改叫工商银行。第一次发了工资,就在那里开了个户头,第一次成了一个有私人储蓄的市民。

即便如此,也很少想起去逛逛百货大楼。又不买东西,逛哪门子商场啊?

1986年10月,接待了来自邻国的一个教育代表团。其中有一项,就是参观王府井大街。进入大街之前,我自豪滴向客人们介绍:王府井就相当于贵国东京的银座。

那时的王府井,仅有一条道路,勉强可以错车,但是人山人海。人们终于可以自由移动,从全国各地来京旅游。

隐隐约约记得那天带着外宾在王府井大街散步,并登上了百货大楼。一楼糖果专柜前,挤满了前来观赏特级优秀售货员张秉贵“一把抓”神话的人。你告诉他来半斤杂拌儿糖,他一把就能抓上半斤杂拌儿糖,往称上一放,分毫不差。

十月的北京,还有秋老虎,热得不行。百货大楼里没有空调,入秋了,仅有的电扇也不再转动。人头攒动的商场,四溢着汗味儿烟味儿和不大洗澡带来的人体异味儿。挤来挤去透不过气儿来,我忙着向外宾道歉。可外宾们很有礼貌地说:购物如此踊跃,说明百姓的日子过得不错。

一年以后前往东瀛读书,第一个星期日,就被房东,一年前参观过王府井大街的Z先生带到了东京银座四丁目。那里宽阔的街道,估计应该有六车道?道路两旁全是十几层的商厦,高岛屋、和光、松屋、三越百货悉数尽在。整个银座那天严禁车辆通行,改为步行者天国。道路上摆盘了椅子和遮阳伞,坐满了拎着大包小包坐下来喝下午茶的人群。Z先生悄声告诉我:这才是银座。

我知道一年前的那句“王府井就相当于银座”的介绍深深滴伤害了东京人,二十啷当岁的我,嘴上嗯着,心想早晚有一天王府井会变得跟银座一样!

如今的王府井大街应该与银座一样宽阔,除了百货大楼东安市场,还多了王府中环、燕莎商城、东方新天地等多家商厦。

走进百货大楼,里边被改造一新,当年的糖果专柜早已销声匿迹,张秉贵的故事被放进了一个纪念馆。取而代之的是,与京城所有血拼贸儿一样的高端品牌专柜,Dior、兰蔻、SK应有尽有,时尚漂亮的导购亲切地在为优雅气质的女性顾客试妆。商场里开足了冷气,宽敞明亮,大气磅礴。一组组滚梯和观光客梯,把客人轻松便捷欢快明亮地送上送下。唯有无人使用的褐色大理石楼梯,默默地躺在那里,彷佛独自诉说着当年被万人踩踏的盛况。

忽然有人叫住我,先生不看看体恤衫吗?眼瞅着快入秋了,优惠打折呢,1500的格子衫,您750拿走。

虽说百货大楼翻修成华丽奢侈的高端商厦,可这导购的吆喝听着那么让人感到亲切,一口流着油的京片子。可我没有购物的打算,向她点头致谢,并没有停下脚步。先生有您穿的号码,加肥加长的,尺寸大了价格不涨。我停下脚步,扭身凝望着她,一张精雕细刻的脸庞,戴着口罩也透着好看。你说谁需要加肥加大码呢?当然只是心里想想不曾出口,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去……


3 次查看0 則留言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