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请点开这里 北京,你早】

转自章弘校友(政研90)微信朋友圈,经本人同意刊登


又是一个大好的天气,东升的旭日,把晴空映照得碧蓝碧蓝的。

北京,晴,最高气温18度,最低气温4,好凉哎!预报指数22,空气质量优异。

昨天发了两组亮马河沿岸风光的组图,意外获得大批量点赞。其反响之热烈,远超每天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写出的《北京你早》。

其中多位曾经在亮马河沿岸居住过,现已回国的外国友人,也都用中文发来留言,准确说出图片上建筑物的名称,表达了他们对亮马河的怀念。

其实北京城内缺的就是河流和湖泊,早年有过太平湖和护城河,在这座城市成为首都以后,都给填埋或盖上盖儿了。因此河流对于北京来说,就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据悉亮马河总长9.3公里,流域面积达14.25平方公里。亮马河源起东直门外小街,在城区内其实是一条暗沟,流出城外后与东北护城河相连。1978年以后几经治理,市区内流淌的上游为国际风情水岸,沿途建造了许多包括昆仑饭店威斯汀酒店凯宾斯基酒店四季饭店亮马河饭店光明饭店在内的国际酒店和中信发展亮马河光明等多座办公大厦,还有燕莎和蓝色港湾两大商圈,下游是带有排水功能的河道。

传说在古代,远道而来的商人们,经常饮马在亮马河畔,并在河水里为一路风尘的马匹洗涮,浑身湿露露的马匹,就或卧或立地在河岸两侧晾干身体,于是这条河就被人们称为“晾马河”。久而久之,喜好美言的京城人就把“晾马河”又写成了“亮马河”。

刚才说了,由于这亮马河沿岸建造了大批国际酒店和办公大厦,于是这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国际社区。而与朝阳公园水域紧紧相连的具有欧洲风格的蓝色港湾,就是吸引京城人逛街打牙祭的最好去处之一。

所谓老北京城说的是二环以里,因为二环是建造在原有的古城墙上。这亮马河流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开始开发的,所以形成了一个新兴的国际化的富人大型社区。

我和他们虽然同读一所学校,但由于个人实力和能力和努力程度不同,他们挤进了外资银行和外资企业,于是轻松愉快滴住在了亮马河畔。住就住呗,还每天发布亮马河沿岸的晨曦和晚霞,外加几杯咖啡和几块蛋糕,那景致实在是美不胜收啊!

吾等从小就生长在荒凉凋敝的北京西北,至今还与麦田和果园为邻。昨天偶遇后楼的老哥,他告诉我姆们家现在住的这幢楼,早年间是海淀区东升乡太平村的一座庙宇。后来为了开发房地产,盖住宅,就把庙给拆了!啧啧啧,又作孽了不是?

话说看到东边的花花绿绿,总是心向往之。昨天趁着天气好,就厚着脸皮挤进了蓝色港湾。港湾北侧,正赶上集市,一辆车,打开后备箱,摆满了各式工艺品,也不叫卖,老板都爱看手机。直到客人问:这个多少钱啊?老板才爱搭不理地与你讨价还价。哼哼,北京大爷和大妈,做生意也这么豪横儿!

港湾里边真可谓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都下午两点了,在一家傣家菜门外,还坐满了等候用餐的人群(图四)。无论是商店里还是广场上,都挤满了人,最多的就是坐在露天咖啡店里,大声喧哗的客人:你们说他都夜里十二点了还不回家,也不告诉我跟谁在一起!唉,不就是跟同事喝了点儿酒,有点儿高,迷瞪了一会儿才回的家嘛!这样的夫妻(?)对话,飘进耳朵里,不也挺有趣的吗?

西北农民走进东边国际社区,就难免会有搂不住的时候。先吃了经典意餐,又在湖边来了个包括提拉米苏的下午茶,晚上又跟随年轻人挤进了一家叫做失重的网红餐厅。它的特色是用轨道送菜,一不留神又吞下一道伊利米亚熏烤猪排。

回到家就开始反酸水,老想吐,吃了马叮咛也不管用!

背靠着四个枕头坐在床上,反胃才有所缓解。黑暗中睁大着眼睛在想,人们都是多么想走出家门去逛街去聚集去享受阳光的哺育啊?这也就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吧?那咱们不得把让人们随意出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相会,当作奋斗的目标吗?

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